翁婉君、龚万辉·【按键回转】




我自己也没有意料到匆匆从越南中北部背包回来后,打开电脑笔记本,想写的却是翁婉君和龚万辉的音乐生活志─【按
键回转】。(我们生活里所能意料之中的事其实也真少得可怜。)


我的弟妹早就警告我说海外华文书市就好比放大了十倍的大众书局,书似乎很多,要找到自己喜欢的书却又不是那么容易。“还是中国的网上书店买书便宜,种类繁多。”当然,我的弟弟定期为我从北京带来的书本让他有说这种话的权力。不过,我还是匆匆地去了书市,也带回了几本书。


从龚万辉的第一本书【隔壁的房间】,我们就不难发现他的书写擅长于把一些微小(却不无重要)的琐碎片段定格在不同的框框。一连串的画面、场景、感觉,在我们打开那一扇一扇的房门后,记忆就像潘朵拉的神奇箱子,一股儿拥出来了。


我读【按键回转】又有同样的感觉了。虽然说书是两个人写的。可是你就知道婉君的字充满理性的是现在的是以后式的。而万辉的是感性的是从前的是过去的时光的。一篇一篇文章读下去,你就是会知道会是那一个人写那一个歌手。婉君写FIR万辉写陈升;婉君写光良万辉写张洪量,婉君写周杰伦万辉写红蚂蚁。我读【按键回转】不读文章里的乐评、乐理、乐史。我读【按键回转】读里头营照的从前。那些我曾经拥有如今却失去了的时光。(或许确切的说曾经拥有如今却尘封了的时光)


【按键回转】就是有这种魔力。读它的文字,脑海里就仿佛一直键回转从前的时光。婉君和万辉说着他们听歌的感受、情景,而我也不期然想起自己从前听歌的时光。那段一个人在外地读书的日子,每天花一元钱吃早餐拼成午餐的椰浆饭。晚上在宿舍里煮放一小粒鸡蛋以增加营养的美极快熟面。然后过一段时日就有钱到如今已经非常干净整洁(可是就是不对味儿)的茨厂街买正版卡带。还要喝上一碗冷冰的冬瓜龙眼罗汉果(现在也没有一碗一碗只有一杯一杯又没舍龙眼肉了。)人是很奇怪的物种。人总爱缅怀过去总是以为过去的时光最单纯最美好。可是人类的近代史就是本着明天会更好而前进。我想每个时代的人不断地往前走可是又不断地往后看。就如婉君说张国容的舞台是她认识最早的舞台。而我的是比这更早的,是罗文的是许冠杰的甚至是泰迪罗宾的(有谁知道他的歌他的人啊?)而我的父亲母亲,他们缅怀的年代又是一个怎样的年代啊?我想【按键回转】很容易触动我因为它说的真是我的年代。(尤其是万辉的书写部分)


【按键回转】毕竟是婉君和万辉曾经发表过众多乐评里的一些选稿。我理由相信这只是一部分。(也是我们,至少是我的从前生活里的重要一部分)。我知道还有很多遗珠。他们也知道。当我翻阅着他们的文字,字里行间,我就真的愿意相信,我回到了从前听歌感动的日子。(而如今我已经记不起听过的歌了)。我还没有读side B,也没有听Project 02里的歌曲。(这是必须留给不同的日子。年纪如我已经懂得把美好的事物分开享受。)我已经期待婉君和万辉会接踵而来编辑更多的同类书籍。


所以今天晚上我不说越南,不说那个我以为我还能见着的老阿嬷。我只是上网点击出马兆骏的【那年我们十九岁】,然后一直键回转。


「在我以为他不再拥有激情的时候,他却唱着岁月洗涤之后的老歌曲,轻触着你心里某一处柔软的记忆。原来那段如风少年的时光真的远去了,我们都拥有自己的老故事,我现在才终于听懂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