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書一記


前些日子到產業代理經紀的朋友處收書。書有十數箱,藏在小雜貨店的閣樓上。書的主人說是結束了這裡的工作,轉換跑道,舉家遷往新加坡發展。之前把小店租給我的產業代理經紀就曾經和我提起這位書主人,專業人士,遊歷四海,在汶萊、上海都待過一陣子,囤積了好一些藏書。此次離開,放不下的就是這些跟隨自己多年的書籍。我和書主人聯絡上的時候,書主人已經人在新加坡了。書主人聽聞本地有人計劃開一間二手書店,欣慰自己的藏書或有一個比廢紙厰更好的落腳處,和我約了一個日子,徑自從新加坡回來處理書本。


我在小雜貨店的昏暗閣樓上翻閲書本。雜貨店是書主人的岳父母開的,開了數十年,女兒女婿離開,老人家卻留下來堅守。產業代理經紀告訴我,前些時候,小雜貨店入賊,損失或許不多,卻堅定了書主人離開的決心。我一箱一箱的把書往下搬的時候,書主人和產業代理經紀在小角落聊天,書主人從書堆裏隨手翻出一本書,就聊起該書了。‘馬哈迪寫過一本《馬來人的困境》,對吧?有個華人也應該書寫了一本《華人的困境》。不過這本書卻不為大多數人所知,聽説作者還被内政部召見呢。’我深呼一口氣,雖然說這個把月以來,我少說也扛了將近百箱的書本上樹上書屋,可是在這樣一個晦溼的小空間裏,還是讓我汗流浹背。“這本美國國家地理雜誌是外太空探索紀念號,還備有能閲賞3D圖像的 鏡片呢,當時可是嶄新的技術嘗試啊。”我拍了拍手中的灰塵說,“是的,其餘那幾箱雜物,我當然一併為你處理。”心中對書主人早已油然伸起敬佩之心。


其實,會找二手書店服務的書主人都是一些愛書人。他們幾乎都是出於希望書本能有個機會再找到新的書主人願意擁有它翻閲它珍藏它。畢竟,每本書和自己都曾經有過一段獨一無二的故事。因爲故事不僅僅是存在書本裏頭,故事從書主人邂逅某一本書之際就已經開始了。人與人相識需要緣分,人與書本又何嘗不是呢?然而正如世間的紅男綠女,緣分總有盡滅之時,如何處理留不下帶不走的書本就成了愛書人念玆在玆的首等事。我回到書店,一本一本檢視書主人的藏書,翻閲、分類、擦拭、標價、上架。書主人在每本書的扉頁上都細心寫上自己的名字,何時購書,甚至於購於何處都一一詳列。在如今人們看電影都選擇3D電影,看書選擇沒有紙質感的電子書當代裏頭,能認識這樣一個知道書重視書呵護書的書主人還是讓人感到開懷的。


書主人的書都是一些什麽書呢?我整理出一批馬來西亞政經社科的書籍,不無疑問的想知道書主人爲何選擇離開。書主人長嘆一聲,說:誰會想要離開,還不是爲了孩子的教育。


我離開小雜貨店時,瞄到了一箱書主人留下要帶在身邊的書,是另一箱更珍貴的早期絕版關於馬來西亞方方面面的書。我不知道書主人是爲了帶走記憶,還是要為記憶常常保鮮。我倒是告訴書主人,希望有一天,書主人能與孩子回來,在我的小書店喝咖啡聊書本,或者我們那時會是聊一本叫著《馬來西亞人的困境》的書。

7 則迴響於《收書一記

  1. 畢竟,每本書和自己都曾經有過一段獨一無二的故事。
    说得真好啊。想起某本书,就会很自然地忆起看书那个年代的故事,当时在忙些什么,为什么快乐悲伤。。。那岂止是读一本书罢了。收藏书,其实也是在收藏记忆。

    收书就是结缘,羡慕你呢。

  2. 每次买书,都得顾虑到以后要怎么处置。长年累计下了,快要变成一座小山了。
    网路发达,电子书很多,但触摸阅读书本,还有那味道,确实比较真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