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從林沛理的香港說到馬來西亞


香港你還剩下多少   林沛理   次文化堂   2007年7月初版


 


 


一本好書讀了再讀總是有所啓發。一本好書說了再説總是能為人們帶來思想激蕩。今天我還是要從林沛理的《香港你還剩下多少 》說起。


人們說,香港特首是個不好做的位子/工作。你必須搞好香港的經濟,滿足人民的生活/人文要求,卻又必須顫顫驚驚可別什麽時候不小心踩著了中央政權的尾巴而招來一陣打殺。現任特首曾蔭權零七年競選連任時親手寫的競選口號為〈我會做好呢份工〉,林沛理認爲這暴露了曾某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仕途主義者’。什麽是仕途主義者?基本上,這些人在工作上以追求自身的專業發展為自己人生的唯一目標。他們不思考、不計較道德對錯、不知道也完全不理會他們做的事/工作的目的和意義。撰寫如今已是政治理論學經典,《極權主義的起源》的原籍德國的美裔猶太人,漢娜。阿倫特于一九六三年到耶路撒冷,報導在二戰屠殺猶太人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納粹分子艾克曼的審訊時,驚訝地發現艾克曼並不如想象中是一個嗜血的殺人狂魔。艾克曼處死了數萬名猶太人,但他一點也不邪惡。簽下處死令時,他的腦子只是在想著該如何以最有效的方法最實惠的成本最快速的時間完成工作。需要多少火車車廂把猶太人運到集中營?行程需要多少日子?一次能夠處死多少人?處死後該如何處理堆積如山的屍體?他服從命令,盡忠職守甚至超標完成賦予他的工作。審判中,他申訴說他只不過是一個大體制下的螺絲釘,“艾克曼確實沒有任何動機,除了一心向上爬之外。”阿倫特在艾克曼的身上發現了極權主義得以存在的基本要素:官僚主義和仕途主義下的平庸無奇之惡。


七零九後,首相第一時間恭賀大馬警方行動迅速有效率,縂警長也聲稱警方依法完成工作。我們看不到任何在道德和政治上的思考和省思,只是按照上面的指示辦事,沒有感情、沒有思想和悔意。他們一心一意,只為了‘做好呢份工’。這其實才是事件後衆多議論關於‘聚會人數有多少?警方行為是不是粗暴?老婆婆精神可嘉…..甚至有些人把事情的焦點牽引到『杯葛中文報吧!某中文報的標題傷害了我們爲何重要爲何不是模糊焦點爲何不是枝枝節節的真正理由。淨選盟的八大訴求,淨選盟集會的初衷不僅僅是要求選舉改革。如果只不過是要政府回應和同意訴求,搞什麽集會嘛,就如衆多政客所說,把寫下八大求的公函呈上去,或是搖一通電話,或是發一封電郵甚或飛鴿傳書,然後靜待佳音不就可以了嗎?誰又願意冒著遭拳打腳踢水炮催淚彈以及被逮捕的危險而走上街頭呢?淨選盟的八大訴求和人民走上街頭說白了,就只是在一個已經不公不義,已經不被回應下的社會,人民要求選舉乃至社會當然包括國家的公平公正公義啊!


林沛理在其〈傷城——尋找香港失落的香港性〉一文裏提到了香港中環天星碼頭遷拆重建和‘集體回憶’,說回憶是有它的集體性和社會性的。然而,所謂集體回憶,不論是文化傳統/遺產,還是大家一起經歷的歷史/文化事件,它的重要性、歷史和象徵意義,往往是被建構,甚至虛構出來的。在這個建構/虛構集體回憶的過程中,傳媒扮演的是何其重要,甚至是決定性的角色。它從社會紛亂蕪雜的各方論述中,選擇性地抽取一些特定的人事物,並將其與社會的發展、理想、核心價值和未來聯係起來。這同時也塑造了人們,尤其是不能不曾親身參與的人們對事件的集體回憶、態度和想象。林沛理在評論《蘋果日報》時說,一份〈普通人報紙〉的投資者、管理層和編輯部的最大挑戰是怎樣不至於剝削和操縱讀者。因爲大部分讀者都是沉默、被驅使和被動的。對於自己不能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的,也就只能象海綿般吸收媒體所餵養的一切有益和無益的奶水。媒體把讀者看成什麽?消費者、經濟人、無知者還是一個公民社會的成員。當主流媒體沒有本著〈立足誠信〉客觀地、真實地、完整地報道事件,這不僅有違傳媒的職業操守和媒體功能,把讀者/人民當傻瓜;如果還忽視其他人論述事件的枝枝節節的意義,漠視事件的〈情義相隨〉意涵,這就不僅僅是合理化社會掌權者在集體回憶裏對弱勢社群的欺壓,而且其本身同樣是一種霸權的行使和運作的合謀者。


馬來西亞,你還剩下什麽?七零九後,我們很欣慰,我們知道,我們還有一群不少的公民懂得自身的公民權利。他們不畏強權,他們懂得自律。他們愛好和平,他們沒有訴諸暴力。他們團結,他們不分彼此,不分年齡膚色信仰階級。他們自信、高貴,他們沒有自卑自憐。他們不往錢看,不自私自利,他們追求社會和國家的公平公正公義。而且他們當中很大的一部分,還很年輕。謝謝你們。


 


(而主流媒體,你們剩下的或許就只有〈文藝春秋〉和各種名目的副刊吧。

13 則迴響於《還是從林沛理的香港說到馬來西亞

    • 讀書比較重要。而且書讀得越多也就發覺自己的貧乏也就越不敢下筆。當然,讀書只求input沒有output也不行。大嬸訓了我好多回,所以趁著對709種種當權者和主流媒體的荒謬敍述,很多話不吐不快。久沒寫字,花了不少時間呢。

  1. 我只是覺得,這不是叫人民漠視或忽視事件的枝枝節節,而是沒有在這些枝枝節節上吵吵鬧鬧而互相厭恨的必要。
    (如果你有上面子書,可以看到有的人甚至還激動到人身攻擊,何必呢)
    因爲,這群捍衛人權和民主的人民,真正的敵人是誰?是媒體嗎?
    就算某主流媒體被群衆的力量杯葛而倒了,人民還是沒有得到新聞自由阿。這不是治標不治本嗎?

    • 我就是想說這些枝枝節節很重要。當雙方‘吵吵鬧鬧’,我們當然應該靜下來思考。不是簡簡單單的認爲吵鬧沒有必要。我們需要思考的是為什麽發生吵鬧?為什麽身歷其境的人對媒體的論述如此的義憤滿腔?為什麽人們認爲警方對手無寸鐵(甚至沒有木條石塊),沒有打搶燒砸的和平集會遊行動用暴力是如此令人憤怒?為什麽老婆婆作爲一個象徵,往後作爲一個大衆的集體回憶,其可嘉的精神為什麽人們敍述了又敍述?這些枝枝節節能讓人們更好的評述事件。這些‘吵吵鬧鬧’是因爲當權者(這裡我指的是執政方、執法方和主流媒體)想要運用己下的各種機關扭曲事實,顛倒是非,指鹿為馬,誤導人民。因爲如我文中所說大部分的人民,‘對於自己不能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的,也就只能象海綿般吸收媒體所餵養的一切有益和無益的奶水。’

      當然你可以批評人們在言詞上的激烈,粗口運用的不當,甚至譴責人身攻擊。但是我們也必須明白各人文化不同、教育程度不同、表達能力不同,面對不公不義時情緒管理不同。但是如果你只看到‘吵吵鬧鬧’,那你畢竟被‘吵吵鬧鬧’拖著走,沒能靜下來思考吵鬧背後的意義。說得簡單點,這就有如當權者說淨選盟和巫青土權搞集會吵吵鬧鬧沒有必要。兩者是不能同等的。

      捍衛人權和民主的人民真正的敵人是誰?聯合國人權宣言最簡單的說法為:人人生而平等和自由。人權的真正敵人不是執政者、不是一切的主義思想意識形態。人權的真正敵人是霸權。霸權源自于不對等的人與人之間的剝削關係。所以掌握社會資源和各種機關的執政方、執法方和主流媒體如果沒有好好行使公平公正公義,卻運用其優勢行使霸權,那麽他們都是人權的敵人。(另外,民主並不等同于自由和平等。多數人的暴力我們還看得少嗎?)

      主流媒體不能老說因爲政治和生存現實所以不能公正報導。一個不能公正報導的媒體,如非中文報章是真小人。一個不能公正報導卻把自己扮演成受害者的媒體,如中文報章,卻是偽君子。因爲一個沒有任何勢力資源的老婆婆告訴我們,我們能夠選擇站出來還是躲起來。

      ‘读者与新闻一直以来都是息息相关的。当媒体人或读者无奈报纸在媒体恶法之下无法扮演报道真实性的角色时,这时候读者本身就应该发挥监督的角色,通过抵制及罢买运动来表达读者要求公正及不偏袒的新闻,这将有助纠正本地媒体以免继续成为政府的傀儡,也有助记者在写新闻时可以更公正及负责任,因为他们知道会有一群读者将如何的评价他们的新闻。’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9201.html

      現在,到底是爭論枝枝節節比較重要,還是要政府同意人民訴求比較重要?’毓林在面子書的留言讓我不能忍受是因爲不僅僅他說的是空話廢話鳥話,而在於他說的言辭抹煞枝枝節節的意義,混淆視聽,妄圖以‘冷靜思考’的態度來‘撥亂反正’。而事實上他作爲主流媒體的一員,七零九之前只是霸權者的鸚鵡媒體,七零九之後,不顧霸權者壓根兒沒有承認而且繼續打壓集會,而要求大家不談事件中照妖鏡下,執政方、執法方和主流媒體的霸權和丑態,這是何等的可惡和可恥啊。

  2. 怎么回事?之前的部分留言不见了。。是谁删除了?什么理由删除了?看来幸好有脸书,美国虽有强权但至少人家懂得尊重言论自由:我可以不认同你的言论,但我应该尊重你说话的权利

    • 這位朋友,你是指在這裡的留言嗎?我猜想你是指你在上一篇的留言吧。

      我可從來不刪留言的啊。

      (另外,我的文章有這麽難讀嗎?)

  3. 其实遗憾,无法及时书写那天属于我的枝枝节节,也很难上网去看那些枝枝节节,只能对着报纸上不痛不痒的评论苦笑….

  4.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读一读律师公会监测小组关于709集会的报告, 好更了解所谓集合自由,:http://www.malaysianbar.org.my/bar_news/berita_badan_peguam/report_by_bc_monitoring_team_on_the_public_rally_held_on_9_july_2011_in_kuala_lumpur.html

    关于所谓的‘主流’媒体(挂号,因为现在此用词有待商榷),在709事件看到有趣的现象:主导的并非‘主流’媒体,却是群众本身在第一线把照片或录影po 上social media的报导。 以前的媒体像big brother,我告诉群众, 因此我决定群众知道些什么。 现在social media 则是群众告诉群众。 在这样的趋势下,‘主流’媒体若还不清醒觉悟,还不改变方针与形式,很快就被边缘化,变成 irrelevant, 即无关紧要或无需存在。事实是,传统‘主流’媒体早被预测为十大将被淘汰的行业之一。这当然要感谢科技之发达、普及、经济可负担。

    • 傳統媒體是否仍然主流與否我保持保留態度。因爲我們作爲網上的一群身在其中會很容易的誤以爲大衆都能而且都曉得如何從網上找到‘真相’。馬來西亞的網絡覆蓋率不到五十巴仙 。很多人還是依然依靠傳統媒體來獲取資訊。所以我們還是有必要鞭撻不公不義的傳統媒體,因爲他們的影響還是既廣泛且深遠的。

      另外,我們需要傳統媒體。因爲傳統媒體其實比網絡更能給于人們一個更全面的報導。怎麽說呢?因爲人們縂是有自己的立場、自己的嗜好、自己喜愛的圈子。與其上網吸收更多更全面的資訊,我們往往直接到自己的小圈子,和‘同路人’一起,如此也只能鞏固自己的思維和想法,完全沒有交流。而傳統媒體雖然也有自己的立場,但是必須面對未知的大衆讀者,所以報導必須全面。我們翻閲報紙時無形中必須閲讀各方觀點,而上網卻往往到自己熟悉的小圈子裏反而失去了多番審視各種觀點的機會了。

      題外話。實體書店應該也是夕陽行業。因爲現在書種太多太專門,而且也沒有什麽人要讀書了。

  5. 一本书要紧的不是多少时间内可以读完, 而最好是每一次读都有启发, 读每一章盖上书页都有所思。
    枝节对我来说反而真实, 就像看人,总是在小事上见真性情。看到前线防守执法人, 不以捍卫人民权利为主, 却开始用催泪弹枪射向和平示威的人民时, 你知道这个国家的民主已经不再了。。。
    读你这两篇, 有一些本来朦胧的感觉, 好像有了一点解释。

  6. 謝謝你理智的分析, 真的, 各有各的道理, 這讓我想了很多.

    其實, 身為副刊編輯而非記者的毓林的留言, 並沒有讓我不去注意這些枝枝節節,我還是看得很激動. 只是我沒有花所有時間在這上面.

    我不認識他, 也沒有必要幫他辯駁. 但是, 若不是他的留言, 我不會去留意選舉制度的改革, 不會去bersih官網下載他們的備忘錄來討論分析. 更不能向那些不上網的人解釋什麼是淨選盟, 什麼是幽靈選民, 選區如何劃分, 為甚麼要支持淨選盟….. 而還在分辨同善醫院到底有沒有被攻擊, 集會人數到底真的有多少…

    還有, 中文報一向來的宗旨: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那是因為他們抱著捍衛中華文化的使命啊! 若不是搞中文的他們, 若不是這些華教鬥士,我們現在都已經在用馬來文溝通了! 而就是因為他知道政治的骯髒, 不是記者的他才在"面子書"提醒我們不要中了圈套!

    我身在怡保這文化沙漠, 其實大部分的人民都不了解什麼是民主什麼是人權的! 我只是覺得, "簡單地讓更多人民知道選舉制度是不公平而我們應該去爭取自身的權利" 比較重要!

    就如你文中提到的,一般人民真的不會想那麼多.今天面子書上的枝枝節節又更多姿多彩了呢, 大家都快忘了選舉制度的改革了…唉,希望馬來西亞人民有足夠的智慧去面對這一切,就好~~~

    • 中文報除了喜歡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外,另外就是把自己和捍衛中華文化的使命聯結起來,好合理化自己不履行專業媒體的操守和職責。荒謬啊。

      ‘而就是因為他知道政治的骯髒, 不是記者的他才在\"面子書\"提醒我們不要中了圈套!’

      無語,我算是白說了。我還是回去讀我的書去吧。

  7. “傳統媒體其實比網絡更能給于人們一個更全面的報導”
    这点广泛来说可以认同,但是从别的角度来说,其多面化仍比不上网络上的, 比如区域性的,被传统媒体边缘化或排除的种种。再说,有些人即使看传统报纸,也只选择自己爱看的而已,所以你说的问题仍然存在。另一点,传统媒体如果没法扮演中立的角色,其存在价值着实是个问题。

    后话,我对传统媒体可没有偏见,也不是一面倒地认为网络可以代替一切 =)

    关于题外话,没错,实体书店也是被预测即将没落的行业之一。

    • 說的也是。卡爾維諾在《看不見的城市》就藉著馬可波羅說了:我不斷地訴說,但是聽衆只會聽到他所期待的話語。主控了故事的不是聲音,而是耳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