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林沛理的香港說起–馬來西亞,你還剩下多少

香港你還剩下多少   林沛理   次文化堂   2007年7月初版


 


 


新近讀了一本香港文化雜誌《瞄》總編輯,《亞洲周刊》專欄評論家,林沛理的香港文化論著,《香港你還剩下多少——香港例外主義之死》。書裏從香港電影的衰敗到《蘋果日報》和狗仔隊;從粵語流行曲到無俚頭文化;從〈只要法律允許,怎麽搞都可以〉到所謂的〈市場萬能論〉謬思,林沛理描述了衆多評論者和學術者詮釋香港故事的過程中被權宜地忽視掉的香港人的體驗與感受。林沛理說的香港例外主義建基於香港的殖民現實有別于其它後殖民國家,甚而可以說幾乎顛覆了所有的殖民理論。因爲香港不同于其它前殖民國家是經過了抗爭、遊行、示威、不合作甚至是暴力衝突和流血之後,從英國管治下解放出來。圍繞九七的,是對殖民宗主的感傷、緬懷、不捨和對前路迷茫的情緒。這就和薩伊德的東方主義學説的後殖民主義理論的一個基本假設不符:你不是殖民者就是被殖民者,而殖民者是永遠的壓迫者,被殖民者則永遠是被壓迫者。


然而說香港是一個孤例卻並不盡然。馬來西亞六三年成立的時候,就是協商的成果,沒有經過多少和宗主國家的衝突。我們不是和宗主國分道揚鑣,而是很樂意地延續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對等關係。今天,權傾一時的政客和富甲一方的商賈已經取代了馬來亞總督和東印度公司成爲了殖民者,最高元首和蘇丹群取代了英女皇和英國皇室成爲了我們的效忠對象,而我們,我們這些百姓,當然也緊守本分繼續維護社會和諧,扮演奉公守法的一等良民。


在林沛理看來,香港作爲一個與衆不同的後殖民地,塑造了香港的獨特城市性格,以及香港人自覺與衆不同、不受任何歷史規律約束的例外主義心態,從而對香港的社會、文化 和經濟發展產生了深遠、決定性的影響 。遺憾的是,我們,馬來西亞卻在協商精神下依然墨守成規,從來沒有抛下殖民的歷史包袱。四月二十九英國威廉王子和凱特的婚禮被英國標榜為世紀婚禮,經由現代航天傳播技術向全世界發送,傳送英國的美好生活和價值觀,也激起了衆多往日大不列顛帝國的後殖民國家的殖民情懷。我國首相在國會笑說當天不延長會議,他如全民百姓,都迫不及待地要收看直播。背後的潛對白卻是對神聖化後的皇家/階級統治的正當性給于合理化和美好化。如此看來,香港前一個星期在特別行政區政府和紅衛兵眼皮下的七一遊行走得何其自信。而加拿大這個星期對王子夫婦首次官訪的異議聲音也何其悅耳。


隱士型讀書人,美國的寒哲在其《西方思想抒寫》裏批評如今詭辯術橫行當道,是‘空洞、抽象、毫無生命的智力遊戲。’衍生于修辭學的雄辯術本來是一種演説的技巧。柏拉圖和亞力士多德運用辯證法尋找真理,運用修辭法交流真理。我們可以從中知道真理,唯有真理,才是討論的主題。今天,更多的人卻運用修辭法修飾語言,吸引別人的注意力,運用詭辯術于舌戰,而討論的主題卻從來不是主角。林沛理說臺灣龍應台或許是兩岸三地最厲害的修辭學家,說她在二零零六年發表的《請用文明來説服我——給胡錦濤先生的公開信》將公共知識分子對共產政權的批評改篇成一個文明同路人對一個文明的陌生人的發言與提問。藉著題目的所有關鍵字眼——‘請、文明、説服、先生、公開信’意指她自己來自經過進化的人類文明社會,讓她處於不敗之地,因爲她從一開始就與文明站在同一陣綫。


這類修辭口吻我們其實還聼得少嗎?《遊行自由與法治》把遊行自由和法治對立起來 。林沛理批評香港例外主義衍生出來的經濟放任主義每回把經濟搞砸了就祭出‘積極不干預政策’其實是為‘只要法律容許,怎麽搞都可以’的經濟現實提供掩護。這和‘只要法律不容許,如何通情達理都不可以’有異曲同工之妙。可是,問題是,社會真正的核心價值在於法律應該服務于人民,而不是人民服務于法律。這無關違憲,無關違法,甚至無關法治與否。我們說的是一個國民的公民權利,一個人的基本人權。


在〈《蘋果日報》的香港價值〉一文裏,林沛理肯定了這份報章的功過。《蘋果日報》令狗仔隊文化、名人文化、反智文化 和消費主義在香港建立霸權但它同樣的站在老百姓立場對抗惡勢力、大財團和政府。這可比〈立足誠信,情義相隨 〉麻痹老百姓更接近于〈給無權無勢者權利,給無聲無息者聲音〉,一份有品格報章作爲三權分立下的第四權所應扮演的角色。


在所有的香港文化論述中,最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香港的〈市場萬能論〉。經濟學本來只是社會科學的一門學科。其作爲一門學科,研究的是人類在相對資源匱乏的時候所作出的選擇。經濟學是人類文明社會發展中的重要一環,卻從來不是全部。今天,經濟學卻一躍龍門成了人類所有社會行爲的目的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商家的利益、金錢的利益、經濟的利益於是和權利糾纏一起,卻無視社會的其他需要。所以,林沛理說‘往錢看’造成了一個私人產品豐盛,公共產品匱乏的扭曲社會。


林沛理引用美國評論家蘇珊。桑塔格所說的‘清澈、亮度和透明是評論最可貴的價值’來説明我們必須抛開所有理論的包袱和功能性的計算,才能感受和體驗評論/故事對象的本質。在他聼過的所有香港故事中,他說,最缺乏的就是這種清澈、亮度和透明。


是的,清澈、亮度和透明是一切一切最根本最可貴的價值啊

13 則迴響於《從林沛理的香港說起–馬來西亞,你還剩下多少

  1. 用yp的电脑来过,等下要去进行我的基本权利了(别担心这次有猛男相陪)
    作秋问,哦,是不是我们上次看到的,很多人穿黄衣的
    我忘了,那时她和她妈妈在lrt上,穿着黄衣,越过隆市上空…

  2. 读到报纸写:走上街头诉求太极端,我们都是和谐以及秉持协商精神,大可通过其他管道诉求。

    我就在想,这么多年了,看到什么?只有越来越官僚化和一旦独大。通过某党协商?这么多年协商的结果,变成类似狗和主人的关系,权利越来越少,一些人越来越摇尾巴结,希望能被施舍丁点含肉骨头。美国黑奴当年如果没有站起来争取权益,恐怕到今天他们还是奴隶,或者命运更悲惨。

    所以,你别以为我们还会相信你口中所谓协商的那一套。我们不是不了解协商精神,但绝对不再是像以前那样弯腰屈膝地所谓协商,这一次我们希望能改变,我们要站起来挺直骨子地以民主方式协商

  3. 网络上搜寻到的歌词,写得很好,写出了我们的心声,在此分享〉〉〉

    我 只係一個普通市民
    朝九晚五幾時至到我行好運
    政治新聞我不嬲唔太着緊
    雖然不聞不問
    但我仲識得點樣去分富貧
    七零九
    我舉起雙手
    我誓要跟去遊行但係我見亂就走
    班狗官咄咄進逼我地欠缺防守
    但係團結嘅精神你可以睇透
    我老友 佢要搏鬥 為咗個只係一個公平選投
    到最後 被捕嘅時候
    將佢打一身嘅都係班狗紅頭
    你濫用權威 你亂用武器
    催出平民嘅眼淚 你點會無罪
    新聞報章究竟響度寫麽能嘢報道
    你按住良心歪曲事實咪當我睇唔到
    我地已經受夠
    我地學懂睇透
    唔要再為你班高官一世低頭
    我地已經受夠
    我地學懂睇透
    唔要再讓你班高官擺放左右
    我要為 為子孫後代 鋪好個平台
    唔好以爲我地淨係識得傳宗接代
    向上天贖罪 都唔會因為你所作所爲而撤退
    雖然我地在場 發揮唔到力量
    但係人潮絕對係超出你想像
    愛乾淨嘅人好明顯係唔會少
    一人一票 我地要去投票
    已經受夠
    我地學懂睇透
    唔要再為你班高官一世低頭
    我地已經受夠
    我地學懂睇透
    唔要再讓你班高官擺放左右

  4. Martin Niemoller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n’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 昨天在加護病房24小時工作。值晚班的包括我自己有七個醫務人員。聊起來,發覺其中六個包括我自己就從來沒有投過票。另外一個是巫青團員,說他上回雖然拿了錢卻因爲承諾于家鄉諸多的諾言沒有兌現所以投了廢票。我們需要改革郵寄選票制度,雖然我終于回到家鄉工作,沒有藉口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