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小记


是好久没发文章了。贴一篇之前怎么写也写不完的读书小记。


1    我在伊朗长大     [伊朗] 玛赞.莎塔碧著/绘图   马爱农 左涛译   三联书店   2008年2月一版


这些年来读过最好的绘图本。图书分为四册,分别取名为面纱、安息日、捉迷藏、回家。作者的自传式书写,大量的叙述文字,仅以黑白两色作画,刻画出作者和周遭环境无时不存在的心里挣扎和冲突。生长在外人眼里保守神秘,奉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国度,作者却深受西方自由文化的影响。不一样的身世背景(外公是前代王朝的末代王子、叔叔是共产主义革命分子),动荡不安的大时代(伊斯兰革命、两伊战争),与众不同的成长历程(奥地利留学、结婚离婚的大学生活)都一再地给了作者不少的思想冲击。对于作者来说,她的一个根本性矛盾在于,伊斯兰教的严厉统治让她深感窒息,西方自由不羁生活方式却又让她感觉有如浮萍生活失去了根。这些痛苦的身份和普世价值认同危机把作者从欧洲引领回伊朗,然后又带领作者离开,读来免不了让人感到唏嘘。1994年9月9日,当作者再次离开伊朗,在离别的机场,作者写道:幸好婆婆也在…。…幸好婆婆也在,自从1994年9月9日那个夜晚之后,婆婆于1996年1月4日去世了…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婆婆要作者记得,作者要我们记着:人可以原谅,但绝不应该忘记。


     


2   比寂寞更轻     [马来西亚]龚万辉著/绘图   有人出版社   2008年5月版


抽屉  无人的公园  微风  鸽子  树梢   阳光  城堡  脚踏车   苹果  清晨校车  海风吹乱了的头发  白色的裙摆  粉蓝色的信封  空荡荡的座椅  抽屉的秘密   打开一扇门  双脚踩过草地  把浪潮和沙滩剪开 调整了时钟  连续地搬家  收集记忆  擦拭干净  等待时光  折成一个飞翔的姿态  告诉天使一个自远方听来的故事  比寂寞更轻


(小说、散文、音乐、绘画。半老大下一回要轻柔喂养我们的是  诗歌  )


3   一个人的好天气     [日本]青山七惠著  竺家荣译   译文出版社   2007年9月一版


2007年日本芥川奖夺冠作品,日本、中国畅销小说。这本小说标榜为飞特族(Freeters)的青春自白小说。小说叙述一个日本女生到东京生活里的琐碎事务。故事情节起伏不大,一年四季飞逝,女生就在地铁站恋爱、工作、失恋、离家里静静地生活。


飞特族 (Freeters) 当前日本流行的工作方式。飞特,Freeters 的音译。Freeters 源自英语的Free (自由)和德语的 Arbeiter (工人、劳动的人)的混合词语。意指没有固定职业、从事非全日临时性工作的年轻人。Freelance arbeiter(フリーランス・アルバイター),即是自由兼职(打工)者。1980年后在日本兴起,人数已达数百万。日本官方将其定义为年龄介于15至34岁之间,其特点为飞特族往往只在需要钱的时候去挣钱,从事的是一些弹性很大的短期工作。钱挣够了,就休息,或出门旅游,或在家赋闲。飞特族的出现除了体现现代人们生活价值观的改变,也代表了现代生活越来越多元化。干物族、乐活族、御宅族,越来越多的人们明白到,生活纵然必须过,过生活却无须一成不变。


4   一辈子做女孩     [美国]伊丽莎白.吉尔伯特   何佩桦译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8年1月一版


108个短篇,象征了灵魂探索、自我发现之旅。作者是美国记者/作家,在经历了婚姻破裂后,决定花一年的时间到世界三地旅行生活。到意大利品尝美食、到印度练瑜伽、到巴厘岛寻找爱。在一整年追寻感官享受和心灵救赎的平衡中,作者最后发现,说:“拯救我的人,并非王子,而是我自己操控我,拯救我。”


本书全美畅销两百多万册,全球36国引进出版。不能明白的是,各国版本都照例取用原文版的书名,既 Eat Pray Love 或书名直译为各国语文,唯独中文版,中国大陆译为《一辈子做女孩》,台湾译为《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难道就不能译为诸如《吃喝、祈祷、去爱》吗?)。不管把书本译为《一辈子做女孩》或《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都让人觉得书本自我设限。前者让人以为只有女性才需要踏上心灵探索之旅,后者让人错觉此书为旅游丛书而不是作者原意的励志文学。


Attraversiamo 我们过街去吧。


5   弱水三千     [香港]梁文道   上书局   2006年7月一版


梁文道之所以是梁文道在于他的阅读。作为一个传媒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一个正常读者(梁文道语),读书首先是他的嗜好,然后是他工作的一部份。“它让我知道一点社会的脉动,了解身边的人和事,使我在面对镜头和稿纸的时候觉得比较踏实。”梁文道自称不专业,不能在所有课题上投下长年的心血,只能泛泛而读,什么东西都得摸一摸。他说自己有把简单的尺子,那就是看不看得懂人家在说什么。


这本梁文道书话首先他声明不是一份书单,甚至不是开给自己的功课,而且偏食的倾向很严重。他说最令他感念的是童年那段日子。小学老师把他们丢进一个小型图书馆,然后关上门一小时,让他们肆意翻弄书架上的图书,甚至被他们抽出来当成武器互相丢掷。累了,就坐在地上随便翻阅那些被摧残得破碎零落的绘本与童话,重组掉页的故事和彩图。看着看着,大伙儿渐渐静了下来,恍惚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如果书本能开启灵感,改变生命,那么一份书单就是一张人生的设计规划图。开一份书单为别人设计一条该走的路,梁文道认为是大胆而且自私的想法。


我喜欢梁文道。


6   无厘头世界 (上下两集)     [马来西亚]王德志绘   平旦漫画出版社   2008年4月一版


每回在书展遇到王德志的时候,他都会说:看了我的漫画吧?是不是很废


德志的漫画他自己标榜为无厘头、超废爆笑。我们都知道无厘头文化起源于香港90年代。这种以搞笑、标新立异、“没头没尾”甚至神经质表演的次文化主要以周星驰、软硬天师为其中领军人物。很多人以为无厘头文化,这种以荒谬、突兀、粗俗、夸张、甚至是下流不文的艺术表现形式没有深度和刻度。可是今天却有更多的人愿意接受这类庸俗的玩笑,作为紧张生活的调节剂。究根就底,现代社会作为一个消极型的消费社会,人们不想也不愿思考,人们要的只是能快速挑动神经,刺激感管的事物。


当然拥护无厘头文化的人会说无厘头不仅仅是恶搞,不是变态,是更高层次的幽默、是思维的灵光一现。我当然也相信能不断为人们带来喜剧效果的工作者本身肯定必须要有足够的各种知识养份。可是作为一种‘无需思考’的市场包装,读者在嘻嘻哈哈之间,不晓得有没有读出‘很废’之间的另一种声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