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归类的图书和人生


《中国图书分类法》     [台]赖永祥编订     文华图书馆管理资讯股份有限公司     2001年9月版


这是一本重一千四百五十克,厚度达一寸半的重头大书。《中国图书分类法》首先由刘国钧先生(1899-1980)于1929年出版发行。图书分类法是以「杜威十进位图书分类法」为基础,增改擴修有關中國圖書的類目以便適合中國图书的需要編制而成的。杜威十進位圖書分類法 (Dewey Decimal classification) 是由美国图书馆专家麦尔威.杜威 (1851-1931) 发明并于1876年首次发表。分类法以三位数字代表分类码,共可分成十个大分类,100个中分类,及1000个小分类。除了一般上的三位数分类码之外,又可以再加上两位数字的附加码,以代表不同的地區、時間、材料或其他特性的論述。分類碼與附加碼之間則以小數點「.」隔開 。这一本由文华图书馆管理资讯股份有限公司出版发行的2001年版本是赖永祥先生于1964年6月在台湾首先自行刊印,经年不断修订编制的第八版本。


虽然说电子时代的来临曾经一度让人们预测网路阅读将宣告传统书籍与平面出版品走向没落。可是事实上,因为各种相关技术未臻成熟,网路阅读既不舒适也不方便;今天海峡两岸三地一年出版的中文书种就超过十五万种(作为比较,马来西亚一年出版一千多种中文书籍),相当于从西汉到清末两千年间所留下的书种数量。每天都不断扩展更新膨胀新生的知识领域,让人们目不暇给,如何快速有效地选择自己所需要的书籍,成了今天一个阅读人所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图书分类法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生活里的分类


可以这么说,一个新知识的获得首先在于我们懂得如何为新事物分门别类。分类学(Taxonomy),源於希臘文的τάξιςtaxis,意指類別),以及νόμοςnomos,意指方法、法則、科學)是进行分类的方法与科学。翻开百科全书或是上网链接搜索引擎,弹如眼帘的首先是各种事物的分类索引。生物分类法、鸟类传统分类系统、昆虫分类表、植物分类学、林林总总。一个婴孩的诞生和成长在于其对周遭事物不断地认知与自行分类。触摸、碰触是我们最早分辨周遭环境的方式。尝到辣味食物的小孩从此懂得如何为自身喜好的食物分类,玩火烧伤的小孩从此晓得什么事情可做什么事情不可为。当我们懂得为一个新学科分门别类的时候,我们就掌握了一定的新知识。人类的文明发展史在于不断地问‘这是什么?’和没有止境地为新事物/新领域/新知识拓展发现,然后累积归类。


分类里的人生


就好比我们琳琅满目的生活,我们的人生也从来没有停止地被人们分类。一个婴孩诞生,显而易见我们首先就为婴孩性别分类,既使医学上出现不能分辨性别的例子从来都不是大新闻。传统上性别分类由性染色体区分,46XX是女性,46XY是男性,可是患有克莱恩费尔特综合征(Klinefelter’s syndrome)的婴孩因为染色体突变却是47XXY。这该怎么分类呢?性别分类后,接着是性格分类;好动外向的小孩,内向的小孩。然后是少年时的性向分类;异性恋、同性脸、双性恋。成人后的社会分类更是陆续有来;意识形态、思想主义,人们从不疲累地为人们以各种方式扣帽子、打标签,划分门派。


分类迷思


关于生活里的分类;问题在于知识本身有时候却是思维的阻碍。因为知识本身是已经形成的观念。放在思维的过程中,就成了成见。当我们为某件事物以我们既有的认知分门别类的时候,我们很多时候很难不陷入固定成见的旋涡中。对一件我们首先已经分类的事物审视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预设立场,我们已经有结论,我们的思维其实早已停止,没有思考过程了。


关于人生里的分类,西西在《像我这样的一个读者》里介绍了意大利小说大师伊塔洛.卡尔维诺(1923-1985)于1951年,时年28岁写下的短篇小说《分为两半的子爵》。故事告诉我们关于如何不能分类一个人的隐喻。我抄写如下:


「奥地利和土耳其之间战争。一名子爵在战场上被炮弹打中,分为两半,两半都在不同的地方被救活。这一半变了无恶不做的坏人,那一半则善良无比。后来,为了追求一位姑娘,两个半边人举行一场决斗,彼此劈开原来的伤口,幸好有一位医生把他们缝合起来,再成为一个人。而这个人既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


我们其实都是子爵。


 


 


中国图书分类法,是一种仅仅把图书分类的工具(而且也不仅仅只有这一种分类方法)。一本《我在伊朗长大》就让我不晓得该把书本分类为中东文化/伊朗政治又或者是自传性文学还是简简单单的漫画/图文丛书里了。


试书点:追书社 (TheBKchaser)


http://www.douban.com/people/3107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