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梅里雪山〗

归去来兮.〖梅里雪山〗


时间:2006年8月24日      行程:德钦飞来寺     住宿:归去来


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是一篇脱离仕途回归田园的豪迈宣言。它描述了生活和心志的无拘无束、云淡风清、明净如洗。这可以说是我们现代都市人退休垂垂老矣后一致向往的生活。那一年我在滇川走访了许多地方。神秘的泸沽湖、静谧的稻城、隔绝的黎明,还有神圣的梅里。


我第三次回到丽江稍做修整的时候,在青年旅馆的男女铺间里听到一个女孩眉飞色舞,和围绕在身边的朋友分享她在梅里雪山和雨崩村的徒步旅行。她说那是众神居住的地方。我从上铺爬下来和她聊了几句。晚上就和她们到古城外吃火锅,还买了天空蓝的冲锋衣,第二天搭巴士到香格里拉(中甸),住一个晚上,再转巴士到德钦的飞来寺。







在飞来寺,我住在一对广州情侣开的小客栈。他们喜欢背包旅游,走了大半个中国。来到了梅里后又回去。回去后又回来说念念不忘梅里于是在这里开了一间小客栈,名为《归去来》。我知道陶公的《归去来兮》里的来和兮都是语助词,单照字面解释就只不过是回去的意思。可是我更喜欢把归去来想象成回去了又回来的意思。让人不止感觉依依不舍,更让人突然发觉不知家在哪里,我们最终的落脚处在哪里的感觉。


泡一杯咖啡,让我细说梅里往事。








梅里雪山又称雪山太子,位于云南省德钦县东北约10公里的横断山脉中段怒江与澜沧江之间,平均海拔在6000米以上的有13座山峰,称为“太子十三峰”,主峰卡瓦格博峰海拔高达6740米,是云南的第一高峰。卡瓦格博是藏传佛教宁玛派分支伽居巴的保护神,是“藏区八大神山之首”,也是一座处女峰。


1991年,中日联合登山队对主峰发起了冲击。当他们上升至海拔6700米准备攻顶的时候,良好的天气突然变得恶劣只好下撤到三号营地准备第二天继续冲顶。然而当晚当队员与大本营进行过最后一次语音联系后遭遇大规模雪崩,音讯全无。按照梅里藏民诗人的说法是,卡瓦格博参加了众神山的神山大会,回程时发现了有几个黑点污渍在肩膀上。卡瓦格博抖一抖衣服,就把登山队扫下去了。


1996年10月-12月,中日梅里雪山联合登山队再次攀登。当地藏民获此消息,大家备好毛毯、干粮,把唯一通往梅里的桥梁堵住,阻止登山队前进攀登他们的神圣雪山。后来,登山队假许不攻顶才获得放行。之后就在登山队准备登顶的前一天,日本方面预报梅里雪山卫星显示气候将急速变化,将会有大降雪。中国中央气象台和云南气象台也证实了此预报。为避免再度发生91年的惨剧,队伍被迫连夜下撤。等到回到了大本营后,东京却又传来气候又突然转向和暖,此时登山队已经没有力气再攀登了。


1996年后,中国国家明令禁止从此不允许攀登梅里雪山。1998年,居住在梅里雪山脚下明永村的几位藏族村民上山采药,在明永冰川海拔4 0 0 0 米的冰大板上,发现了1991年登山队员几具遗骸和一些登山用的物品。


『一周前,佐佐木三番五次要求上山,终于得到队长恩准:“ 上来吧,三号营地漂亮极了。”藏族队员斯那次里也说:“这里太美了,我真不想下去了。”他们再没下来,随着自己的追求,去了。』







归去来兮,我们的生活总是回去了又回来。

那么,八日记得要去投票

中国南方春节前的大风雪导致数十万计的民工、游子滞留在车站,不得返乡。凤凰台很快地召集了港台数十明星为灾民献唱,为在风雪中飘摇的人们,送上了暖暖的心意。献唱的歌曲是谭校长早期改编日本歌曲,由向雪怀填词的《朋友》。


「繁星流动和你同路//从不相识开始心接近//默默以真挚待人////人生如梦朋友如雾//难得知心几经风暴//为着我不退半步//正是你」


你正是这样的一个朋友。


你和他的友谊经过了不少风风雨雨,经过了几许朝代吧。七十有几了。每天聚在一起喝茶聊天,情同手足,一起开心一起悲伤。多少漫漫长空点点星光的夜晚,你解开了他的孤单,也唯有他明白你。


在我们寻寻觅觅的生活里,我们何尝不是在找寻着这样的一个朋友呢?


茶饭后,他突然额头大冒冷汗,呼吸急促,紧捂心口。你当机立断,招来车子,直驱医院。你的举动挽救了他的生命。


你再来看他的时候,我说他的心肌梗塞,经过抢救,情况已经渐渐稳定。我说,明早或许就能把他的喉管拔出来让他自行呼吸,再过两天,或许就能转送到普通病房,然后通知四百公里外的心脏专科医生,安排日子动手术。


没想到还真难让你满意。


我们的生活还真难让我们满意。


你说这个城市的子民多么可怜啊。一个若大的城市却没有心脏专科,没有脑外科专科。你说卫生部长已经说了,心脏专科看心脏病、脑科专科看脑科病,什么病就由什么专科看。然后你要求立刻转送他到四百公里外的州立医院。


我打个哈哈,说现在他的情况还不完全稳定,不适于舟车劳顿。他需要紧急施救,而我们正是这门的专科,重症室专科。当他能转送到普通病房时,我们自会联络远处的心脏专科医生。


你不退半步,紧握他的双手说:


“这就是政府的无能!”


呵呵,多可爱的朋友。我说:


“那么,八日记得要去投票哦!”

请善用你们手中的选票

人类和四蹄动物其中最大的差异除了我们的脑袋瓜儿比较有份量之外,我们也具有就算号称类人猿(包括黑猩猩、猩猩、大猩猩和长臂猿)也没有的特征:我们能直立行走,能够制造繁杂的工具和使用工具。这显然是因为四蹄动物用来支持身体和行走的前肢,成了我们用来进行各种活动的双手。


我们的双手能进行何种活动呢?请看看以下各地人民的例子:


一位城市里的精英,发表政治演说,万人空巷、万头耸动。说到激昂处,口沫横飞,声嘶力竭。此时双手乱舞, 时而握紧拳头、时而频频指向听众,时而拍掌击掌,呼吁大家改变改变,改变为了明天。


一群不同肤色代表各自族群利益,私下老死不相往来,各有不言说的自身议程的政治人士,站在千人宴、万人宴、人民大集会的台阶上,手拉手,手牵手,高举手臂,告诉大家我们心手相连,我们都是一家人,所有问题不是问题。


一个子孙满堂,只求食宿安稳的老人,盖一座宫殿,开放门户。让数千孤儿,饱餐一顿,安宿一夜。和数千人一一亲切握手,把酒言欢,展现无比亲和力。


一群走投无路、困苦生活的同颜色族裔,手举布条,嘴喊口号,游行、示威、诉求。一群衣冠笔挺,神色肃穆的同制服军警,手持盾牌、手抄警棍,严阵以待,发射催泪弹、水炮。


一个在偏远山区的十七岁伊班少年,高考毕业,板厂工作,卑微薪资。锯木条,清早七点至午夜十二点。日复日、夜复夜,一条一条、一条再一条、一条又一条。一个意外、一个疏忽,右手臂齐腕锯断。凌晨尝试驳接手术失败,从此成为独臂客。


以上这些人当中,谁才是真正懂得应用双手?他们的欲望和恐惧又是什么?更重要的是,拥有双手对他们到底有何意义?


我看着缓缓苏醒起来的少年,我想不必我细说,他应该早已感觉到他永远失去了他的右手。我没有安慰他说幸好你还有左手。我却暗忖:再过四年,你的左手能运用自如,一样能圈画选票吧。


而我能给予你们的忠告是:


请好好应用你们的双手,请善用你们手中的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