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身在何方.〖黎明格老旦草原〗


不知身在何方.〖黎明格老旦草原〗



时间:2006年8月18-20日


行程:丽江黎明乡


住宿:黎明村某客栈


直到今天我还不是很晓得那天我究竟到了哪儿。有关黎明乡的资料我回来后花了蛮久的时间在网上搜索。


丽江黎明是陷落在大山中一个相对独立的区域,由于山峦阻隔和历史原因,长期处于封闭隔绝的状态。黎明的傈傈语地名“明迷东古”,意为太阳的故乡,相传傈傈族头领带领族人去寻找太阳的故乡,到黎明后被这里奇异变幻的光影和一天三次日出日落的景色迷醉,认定这里是太阳的故乡。黎明乡面积1000多平方公里,是老君山的核心区。从丽江古城出发到长江第一湾石鼓镇之后,溯江而上50公里,再沿金庄河西进30公里,就到了老君山中段东麓。


到黎明去主要是听包子艳玲说黎明乡有着中国大西南仅有的丹霞地貌奇观。大家说好她们陪我们包车去走虎跳峡,然后走完虎跳峡后我们陪她们包车去黎明。殊不知走完两天一夜的虎跳峡,大家都累得不行了。结果最后只有牛向、包子还有我于18日傍晚乘搭一辆客货车赶在午夜前抵达黎明村,住进了一家如今我如何回忆也记不起名字的客栈。







19日我们雇了一个当地少数民族为导游,带我们疯狂地从日出前暴走至深夜.我记得我们当天暴走徒步爬山将近18小时(5am~11pm)。我们首先赶着星光,到千龟山看日出。黎明千龟山由红色岩石表面风化形成美丽的龟裂状(龟板、菠萝状)构造。其中一座山坡形如千万只小龟又组成一只大龟,排列自然而有序,仿佛向着太阳升起的东方行进。这是丹霞风光一绝。







回来用过了简单的早点后(馒头、荷包蛋),我们向更远的目标进发 – 格老旦草原。格老旦草原海拔3600-3800米,是一片由山尖连成的相对平原,由高山层峦拥托在空中的一片绿洲,夏季6-9月有人放牧和挤奶,其他时间荒无人烟,可以住在放牧者搭建的临时窝棚里或在旁边搭帐篷。这些当然是我后来搜查网上所得到的有限资料。当时,我们也只不过听导游说有一片辽阔的草原,草原的草长得茂盛掩过小腿,风吹草低见牛羊。我们就跟着导游走了来回十几小时的山路。


那是我三十天滇川之旅中最恐怖,堪称的上魔鬼路程的一段徒步旅行。在似乎没有路的山林间进发,午饭时间,我们走到了一个傈傈族的村落。在村长家买了一只土鸡,自己杀鸡做饭。







我们还在村里买了两瓶村民自制的麦酒。说是到了大草原后,大家把酒干了喝醉取暖,然后躺在草原昏睡一个晚上。结果草原是辽阔,草却长得不怎么样。3600米草原上的风把我们吹得哆嗦不断,最后还是放弃了疯狂的计划。








我还记得回程的时候包子因为脚板早已长满水泡哭丧着脸,牛向不断地和她聊天分散着她的注意力。我和导游提着两个微弱的手电筒灯光,战战兢兢、披星戴月,在山崖边一路慢慢走回村子。


登山的人都知道。不到最后一刻,我们都不晓得谁会陪我们走到最后。







我好久没有在不知身在何方的地方醒来了。

2007年7月死亡笔记

2007年7月 – 加护病房死亡笔记如下:


01 法罗兰丝  女  3岁  肯雅族  卒于2007年7月1日 1705时分  死因:肾变病综合征


02  鲁嘎  女  36岁  达雅族  卒于2007年7月3日 1231时分  死因:脑肿胀


03  沙拉嘉  男  10岁  达雅族  卒于2007年7月5日 0116时分  死因:淋巴癌


04  甘卿  女  44岁  达雅族  卒于2007年7月8日 0823时分  死因:红斑狼疮引致多器官衰竭


05  科辫  女  46岁  达雅族  卒于2007年7月10日 1450时分  死因:败血病性休克,疑骨痛热症


06  锡郎  男  66岁  达雅族  卒于2007年7月13日 1844时分  死因:心脏麻痹


07  沈顺红  女  21岁  华族  卒于2007年7月13日 2153时分  死因:严重脑创伤


08  尼克  男  39岁  巫族  卒于2007年7月18日 1009时分  死因:严重脑创伤


09  拉曼  男  38岁  巫族  卒于2007年7月18日 1841时分  死因:弥散性肺结核


10  钟华兴  男  54岁  华族  卒于2007年7月21日 0133时分  死因:心脏衰竭


11  陈航金  男  70岁  华族  卒于2007年7月22日 1941时分  死因:心脏麻痹


12  法尔纱  女  12周岁  达雅族  卒于2007年7月23日 0930时分  死因:肺炎、早产儿


13  吴广忠  男  35岁  华族  卒于2007年7月24日 0010时分  死因:盲肠溃烂、脑缺氧


14  罗尼  男  20岁  达雅族  卒于2007年7月25日 1633时分  死因:严重外创致脑颅内出血


15  黄秀英  女  74岁  华族  卒于2007年7月30日 2025时分  死因:尿脓毒病引致多器官衰竭


闭上双眼,深深呼吸。所有的,不再重要。

在女儿国无所思为.〖泸沽湖〗


在女儿国无所思为.〖泸沽湖〗

时间:  2006年8月20 – 23日


行程:  云南段泸沽湖


住宿:  天空之城


泸沽湖位于云南宁蒗县与四川盐源县交界处,被摩梭人称为母亲湖。摩梭人是母系社会,其走婚习俗目前在全世界可谓绝无仅有。泸沽湖又有四川段和云南段之分。从云南可从丽江市方向进入,从四川则从西昌市进入。从丽江到宁蒗县220公里左右,需时约7小时,路况一般。从宁蒗到泸沽湖要翻越三座大山,以最后一座最为艰险。约70公里路,行车却要将近三小时。


关于泸沽湖,我当然是因为对这个男不婚女不嫁,好聚好散号称世界上最后一个母系社会产生兴趣才决定到那儿的。另外我在网上也搜索到有一个北京女孩在湖畔旁开了一间旅舍,办了一间小图书馆,让泸沽湖周边贫困村庄的摩梭小孩能有一个阅读的小天地。所以20日,赶在日落前我拖了一整袋的文具、练习本,一个人到那儿住了三天。从一开始想要探索这独有的文化一直到后来只是想对着摩梭人的母亲湖发呆,其中的思想变化还真的有很大分别。


这是暴暴和她的堂弟二毛开的旅舍。她在食堂劈了一个小角落接收全中国各地的捐书让摩梭小孩能够学习更多的课外知识。她还举办书法比赛、作文比赛等。我带去的文具、练习本也就成了这些比赛的奖励品。在这里我还遇到了一个常来借书,考上重点小学的摩梭小孩兴高采烈到旅舍报告成绩和展示父母买的可是大家都不会用的电子词典。旅舍叫天空之城,标榜无瑕思想,永恒阳光。







关于泸沽湖的种种,在中国就有这么一句话概括:不去泸沽湖会后悔,去了泸沽湖会更后悔。摩梭社会有他们的生活智慧,可是慢慢地也世界化、大同化、全球化了。暴暴还告诉我前几年竟然有摩梭少女为情投湖自杀。这在从前,(很大程度现在也是)是不可思议的。红卫兵文革时期开入泸沽湖后破四旧也强迫摩梭人奉行一夫一妻制。现在也有摩梭人把结婚证书裱起来挂在墙上以示自己文明。虽然我们不能要求别人怎么生活,毕竟如何生活是自己的选择,可是还是令人感慨的。


在泸沽湖的三天三夜我其实什么也没干。每天醒来胡乱找一些吃的,然后对着湖发呆。人多的时候、人少的时候、清晨、太阳西下、晴天、阴天、雨天我都渡步到湖边。一个人不说话,没和当地人交谈,没有深究摩梭人的独有文化。旅行似乎失去了探索地平线另一段原有的意义,可是我却以为我找着了我要的无所思无所为的感觉。







每天晚上,暴暴和二毛邀我和他们一起用餐。她的摩梭员工永珍烧得一手好菜。摩梭人的醋排骨至今我还回味无穷。结果,30天的滇川之旅就数在泸沽湖吃的最丰富,而且不花一分钱。(呵呵)







我离开泸沽湖的时候没有向暴暴和二毛道别。后来我听说天空之城因为当地摩梭人眼红旅舍生意很好。暴暴挨了批斗,说伤害了摩梭人的感情,荼毒乡民的思想(因为天空之城也号称腐败基地,我就在那儿腐败了三天),结果暴暴结束了营业,关闭了图书馆,离开泸沽湖到其实已经是灯红酒绿的丽江去了。


关于泸沽湖,真的还可以聊很多很多。只是很多时候我一个人到一个地方,只是纯粹想出去、想逃走、想迷失在路途上。然后像一个局外人看时代的巨轮碾过一个村落、一个文化、一个民族,然后发觉生活就是这样,纵然生活和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却说实在的与我无关。





天空之城的名片我还收着。

“无瑕思想,永恒阳光/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理想与梦想之间的差距

一个朋友走了。走得匆匆忙忙,说是要赶去印度实现他的理想。他今年23了。他的申请在印度反复无常的政策下拖了三年,如今总算批准了。走的时候,他说不言悔。


看他离去的背影,心中有一些愧疚。他是一只二十一世纪面临绝种的笨牛,好想对他说。他说要成为一个医生因为要造福人群。他说了好多好多往后的理想和打算。我没有答腔。在他面前,我总是无法回应他。


是的,他有很多的理想而我有太多的梦想。他努力地一天天向他的理想迈进而我却颓废地一天天被我的梦想埋葬。在充满冲击波折的人生道路上,他勇敢地去面对而我却选择了逃避。他说,在不被认同有心无力下,我学会了掩着脸逃避。他说,在怏怏不得志无法得到自己所祈求之下,我选择了放弃自己。我黯然。是的,曾几何时,我竟然忘了如何计算理想与梦想之间的差距。我忘了自己对自己心灵深处许下的诺言、约下的约定。


今天,他早已走了。走得并不悄悄。他的足音锵锵有声,代表了他对生命的坚持,也一下一下地给我数个巴掌。


                                                                                                           19.03.94

你还记得我们相遇的那个夜晚吗

你还记得我吗?


你还记得我们在那个夜晚的相遇吗?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就如奥尔罕说的,许多人相信,没有注定的人生。所有故事基本上是一连串的巧合。然而,即使抱持如是信念的人们也会有这样的决论。当他们回头审视,他们会发现多年来视为巧合的事,其实是不可避免的。


我们的相遇也就只有在那一个夜晚。


我初见你的时候,你因为脑创伤导致眼皮肿胀张不开眼睛来,你的神智却还是清醒的。你记得你一一回答了我的问题吗?我告诉你,在等待远至500公里外的脑外科专科的决定之前,我们必须把你带入加护病房严密观察。我们打点滴、输氧气、量血压体温和血糖、给你喂食,还有每隔一小时评定你的神智清醒度。我们告诉你的儿女如果情况恶化就必须插管帮助你呼吸了。


而我们的生命就如生活,总不如我们所愿,终在等待中恶化。


早晨,情况恶化,我为你插了管,召集了你的儿女。说外科医生正全力联络距这儿一个多小时飞行路程的脑外科专科,等待他的决定。


我其实那个时间点上就应该明了,掌控故事的不是说故事的人,而是听故事的人。


我还忘了在直升机徐徐升空的时候向你说再见说抱歉说请原谅我。


两天后,你的儿女回来后说了很多,写了一封信给我们,还捎来了脑外科专科说的话。


院长问我:能够避免吗?


我只能说:微乎其微。


我不知道有没有注定的人生。我不知道事情的发生是不是一连串的巧合。我不知道有没有不可避免的人生。


我只知道我从前的泌尿科专科说过最警世的话:We are doctors, we go to hell anyway. (我们是医生,我们反正是下地狱了。)


如果真的有天堂地狱,你和我不会再相遇吧。但愿你安详地在天堂里醒来。

一封病人家属写给我们的投诉信

原文英文,直译如下 



我们要求解释:  


为什么护士不能区分一个人是在沉睡还是昏迷了?那些护士具有在加护病房工作的资格吗?她们曾经接受了多少培训?一个即使来自非医学背景的人也晓得母亲的病况危急,为什么护士不能尽早发现呢?  


加护病房里的护士为一个脑部受创的病人进行多频繁的神经功能缺损观察?他们(包括了所有的护士们和医生们),知道重覆性的神经功能缺损观察对及时发现临床恶化和其它神经缺损是很重要的吗?每一个脑部受创的病人必须每15-30分钟检察一次,也唯有没有并发症或恶化的现象,才每隔1-2小时。  


既然加护病房里的医生把病人护理的责任像球抛给了急症室的医生,那么是谁在加护病房里通宵照顾母亲呢?是那个什么也不懂以为母亲懒惰醒来的护士吗?医生之间是不是出现了沟通上的问题?加护病房里的病人难道不应该是加护病房医生的责任吗?如果初级医生没有能力处理某种情况,他们知道该向谁咨询吗?有其他的顾问医生能够提供意见吗?医院里有处理意外创伤的实用程序吗?

医生的态度和道德观必须检讨!这应该是他们在医学院里,甚至是还没入学前就应该上的第一课。

请读读其中一个医生的昏迷指数(GCS)观察报告。最好的口语反应指数是5。决不可能有7的口语反应指数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决定一切。能够尽早发现病人情况恶化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简单的手术就可能挽救一个生命了。一个可能可以治愈的病人因为疏忽被杀死了。如果这是你的母亲,你难道会把她交到你同僚的手上吗?想想吧!!!  



你能够让你所有的员工读读这封信吗?而且确保他们下回知道如何对待下一个脑部受创进院的病人!!!!!欧盟神经科医学会有关轻微脑部受创的医疗指导方针 Eur J Neurol. 2002 May;9(3):207-19. Review.



最后,我们希望能看到医疗服务的改善。医务人员差劲和可耻的态度和整个医疗系统需要大转变。把自己放在别人的立场,这就是你应该如何医治每一天到医院来的每一个委托人。


我们期待着你的回答。 


 


是的。我就是那个晚上在加护病房里工作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