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真的不该到这儿来

你还真的不该在这儿。


伊塔洛说人到生命的某一时刻,他认识的人当中死去的会多过活着的。


而你显然就处于这样的生命关口。


我初次听闻你的故事你猜他们是怎么说的?他们说如果加护病房有床位才为你插喉管把你从地方医院转送到这儿。他们说发现你的时候,你早已经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没有知觉反应了。他们说你误喝了毒性强烈的灭草药。


我们的生活到处都预设了条件、规则。可是我从来不晓得生命的紧急施救也需要附合某种条规。


我的朋友听了大发雷霆,对着电话怒轰:


“插管、洗胃、立刻保送。”


我初次见着你的时候你记得是什么样的情景吗?满室都是浓烈的灭草药气味,令人不时感觉眩晕。我当时就回头告诉我的学妹说,八十二岁的老妇既然不可能是饮毒自尽,也断不会如他们所说的因为肚饿头脑发昏不小心错饮了灭草药。


我然后郑重宣布你必然丧失了你的嗅觉器官所以错饮了灭草药。


灭草药浓烈令人眩晕的味道,就如生命的味道,你们难道嗅不出来吗?


又或许说你的生命此时已经索然无味了?


两天后我们为你拔了喉管,还来不及问你因由,你就开始痛声怒骂你那几个不孝争家产的孩子,说倒不如让你死了算了。


我才知道我搞错了,世间本末倒置的事原来还真不少。


原来你的嗅觉器官无碍。


原来人到了生命的某一时刻,他怀念想见的人当中死去的会多过活着的。


你真的真的不该到这儿来。

〖虎跳峡〗.我是年老体衰的大叔


〖虎跳峡〗.我是年老体衰的大叔



时间:2006年8月17-18日


行程:云南虎跳峡


住宿:茶马客栈


虎跳峡是世界上落差最大的大峡谷,是由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强烈构造抬升和金沙江水侵蚀而成。峡长17公里,有18个险滩,落差200米,江面最窄处仅30米,有人称老虎可以一跃而过,故名。虎跳峡的景观可以分为峡景和山景,是徒步初学者的天堂。


游记其实是纸上旅游。写游记是写自己的旅途见闻和自己的主观感受。我想换一种纸上旅游方式。


我过了很久以后,才发现当时和我一起徒步的湖南女孩在她的网志记录了那两天的旅程。一字不改偷偷抄录以下。(图片我加插其中)


「~~17日上午,剩下我和Alex,离开丽江准备前去虎跳峡。我们没能买到去桥头的客车,决定凑人包车前去,这样在鱼龙混杂的车站认识了和我同年的刘项、包子、艳玲。我们五个人,同属虎,唯一的差别,Alex大叔整整比我们大一轮,^_^实在太好玩了~~!







    一翻周折后,我们于当天下午2点半到达上虎跳,开始了两天要命的徒步登山旅途。由于出发时间很晚,我们一行五人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山那头的客栈,否则只得露宿半山腰。还没开始上山的时候,我倒觉得这不是一个太坏的打算,至少还能省一晚的住宿费。等走完短短的公路真正意义上开始爬山的时候,才发现 那种地方实在太恐怖,才明白那对情侣对我说的:“That’s not a plan。”


    我的心跳和血压让我上山老是会太吃力,还没走几步就呵欠连天。我困得眼睛都快合上,没多久就落他们很远。山路五分钟后,我开始喘不过气来,后面跟着两头骡子,马夫一直叫我骑骡。我知道那一刻,我能做的只是低头跟自己对抗,一定不能回头。我觉得好吃力,越走路越艰难,大口大口的呼吸,仍于事无补。我不敢抬头,怕望见前方还是无尽的陡峭,怕感觉自己已被其他人丢掉很远很远。


    太讨厌那种感觉,无论你多么努力,内心多么向上,却仍然受到外界太多你无法控制的限制。我想起很多人和事,混着心脏被挤压的疼痛,眼泪全拥挤在眼眶,堵着堵着,最终还是没让它们掉下来。在没到达我要去的终点之前,从来就不要想起还有“放弃”这个词语的存在。这就是等山的意义,只是真正踩着山路的人才能体会到。
   





    我的队友都很好,其实我心里都明白。打头的是无极限的刘项,我老是埋怨他不懂礼貌,可是他的为人真的很够义。我老记得在我们一起找人包车前往虎跳峡的车站上,当时只有我、Alex和才认识不到半个小时的刘项。当时有辆去中甸(也就是香格里拉)的车,那司机说只能装两人,价格50。(当时普通客车的价格是14)我和Alex觉得贵,加上我们现在有三个人,便拒绝了。那司机特狡诈,见笼络我们不成跑去拉刘项。说收他20现在就可以上车出发。当时我的心里一边觉得司机卑鄙懂得从内部搞分裂,一边开始为可能失去一个同伴而作出相应心理抵御。当我转向刘项时,他的回答是这样的:“我们现在是一个整体了,我走了他们更难凑人包车了。”
   

    呵呵这小子,当时我心里笑了笑,若日后更熟一点,我们再谈起此事,我一定会夸他“算你还是个男人”。很难去当着一个男性的面去夸他有多好,矫情且肉麻。所以会换另种方式与他人相处,Alex老说我误解刘项,其实我真的看上去那么傻吗?
   

    走在队伍第二个的是艳玲,她是个少话且名字和我老娘仅差一个字的东北女孩。给我的感觉就像山顶倾泻的泉水,甘冽却不冰冷,和她在一起,真的就像清风扑面,可以放开心去享受却不用担心任何其他。
   

    在虎跳峡之行终结的时候,她抱了抱我,闭上眼,呼吸全是她衣服上的绿色。已经太久太久,我快忘了这种留恋的拥抱在我的身上仍存在过。很久很久以后,就算我不再记得这个拥抱的主人,但这片绿色的环绕总会在我心头,就像,现在的我,偶尔也会记得曾经也被一些人那么依依不舍过。
   

    整个队伍思前想后的便是于我相处时间最久的Alex大叔咯!由于“年老体衰”只能靠匀速作战方式才能保证在年轻队伍中的领导地位。叫他大叔实在是太委屈他了,他外表其实和我们都一样,谁会想到他真实的年龄,马来西亚人,单身,会的语言多得一塌糊涂,职业医生,专管减轻病人痛苦给人麻醉的那种。一路上,他可真是减轻了我们不少负担,几乎所有行李都他一人背着,我希望不久他的愿望可以成真,也希望他能平安的回到马来,顺便把稻城的照片发给我。
   

    最后隆重出场的是包子小姐,她为人开朗爽快,却又很细心的照顾着我,上山每个分岔口,她都会留在那边等我这个吊车尾,指给我方向后再去追赶其他队员。
   

    很幸运的,我们在9点之前赶到了茶马客栈,当时天还未全黑。Alex请我们吃了半个大西瓜(西瓜是一票韩国人买的带到山上,我们付钱的时候被另一桌中国人抢走了一半)吃饭的时候,刘项和我旁边那条小狗都饿坏了,大叔的胃口似乎不大好,其余人等都挺正常。晚上我们聚在一个房间开始没天没地的玩真心话大冒险。由于山上的蛾子特别多,所以建议接受大冒险的人生吃一只蛾子,结果集体选择真心话。
   

    18号的早上,我们饱饱的睡足觉醒来,我撩开窗帘,突然就看到个白色贵一样的影子和一双好大的眼睛,耳边听见刘项喊了一句:“起床了!!!”然后就没看见人了。着实的吓了我一跳,我想,这就是人的品质问题了^_^。
   

    OK,继续上路,第二天稍微好点,下坡路居多,不过还是够戗,稍不注意就会滑下山去。山路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多,最后到达终点站——中虎跳。








    在张老师家休息的时候,我看见一寻人启示,找的是一个来虎跳峡徒步的美国人,至今与家人失去联络已有一个星期,很有可能出现意外,但更希望并非如此。


    中虎跳的时候,我看见了金沙江,觉得有点失望,因为上个月刚去过三峡,感觉景色都差不多,加上那时候的我已经精疲力竭,又必须赶上5点之前到达桥头乘坐最后一趟去中甸的班车,于是就未随另外两个男人下去玩。


    三个女孩由于各自的原因,坐在张老师家,都没有下去。这段时间不段的改变组合,改变路线,原打算走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德钦—稻城的我,由于时间放弃了四川稻城,改和同行的Alex去泸沽湖。后来遇见刘项,他和我原始的路线一致,于是又改为和他同行,取消泸沽湖之行。艳玲没有体力继续支撑黎明(山名)之行,包子和Alex后又加上刘项,三人于18日前去黎明,我和艳玲则在当日坐车返回桥头,即上虎跳。一个去了中甸(即香格里拉),一个返回丽江~~」


  



小佳,刘项其实叫牛向。还有艳玲说我是细水长流,才不是年老体衰呢。

遇见阿热·〖稻城傍河家访〗


遇见阿热.〖稻城傍河家访〗


时间:   2006年9月2日


行程:   稻城傍河


住宿:   亚丁人社区 



稻城,“最后的香巴拉”,位于四川甘孜自治州,康巴藏语是通行语。去稻城,其实是去“念青贡嘎日松贡布”。它处于亚丁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由三座雪山组成。


傍河是指稻城县城附近的田园风景。从稻城县到傍河只需要8公里的徒步路程。


关于家访,很多人认为是认识当地人生活概况,民族文化的好方法。我却不以为然。我在泸沽湖的时候,暴暴就告诉我,旅游单位安排摩梭家访,只不过是让大家看到大家希望看到的一面。殊不知,那些骑着重型摩托,戴着墨黑太阳眼睛,摩托车贴着“熊出没”胶贴,呼啸而过的年轻人,也只有到了游客来家访的时候,穿上传统服装,载歌载舞。


从亚丁自然保护区回来后,我在稻城县等着第二天开往康定的大巴,将近日落时分,去了傍河游走。本来是去拍照,结果在村里被两个爱拍照的藏族小女孩缠着。然后我遇见了阿热。






阿热是一个20岁的藏族男孩。其实也不能说是男孩。因为阿热说他们藏族20岁就应该早已成家立业了。我问他:那么你呢?阿热腼腆地说:我还没有女朋友呢。


阿热说他曾经离开他的村落,到外头闯荡所以他特别喜欢交朋友。他在广州某工厂工作了数月,区区的数百元工资虽然在他的家乡是一笔钱,可是在相对生活消费比较高的广州却是完全不够的。所以阿热最后还是回来了。告诉了我这些后,阿热请我务必到他家坐坐。






 
左一  阿热说:我的车子。我说:哪里?阿热说:就是这辆啊。后来阿热还用这辆车子送我回县城。

左二  阿热的家。他是独生子。和爸爸妈妈一起住。

左三  阿热的爱狗。是幼小的藏嚎。藏嚎长大后,是全世界体积最大的狗品种。

左四  藏民的房子都是两层楼。底下不住。是猪圈、羊圈。







左一  阿热家里的客饭厅。

左二  面包是阿热自己家种的麦子自己磨的。烫着的是阿热早上从自家养的牦牛挤出来的生牛奶。前面装在一个很精致的木质杯碗是能抗高山症的酥油茶。这些阿热招呼我的,都带着原始的味道。后来阿热见我喜欢图中精致的杯碗,二话不说,送了一只给我。

左三  阿热家里养的猪。杀了风干。独木梯上去的是晒五谷的天台。

左四  全屋子里最重要的房间。阿热说每一个藏族家庭都会修设这么一个神圣的房间。墙上挂满了唐卡还有藏式佛教里活佛的照片。每年都会请喇嘛回来念经。


在四千米的高原上,离开喧哗的世界,我没有想到我到了一个藏民的家里家访。我遇见了热情和心灵富足的阿热。回县城的路上,我还遇着了阿热那位朴实无华的妈妈,邀我怎么不就在她家里住一晚。我也只能很惋惜地说第二天赶早巴离开,不好意思打搅了。


 


阿热,我寄给你的照片,你收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