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生活是一场旅行




 


有时候旅行是一种生活,有时候生活是一场旅行。










    |l
最新文字. ﻬﻬ ………………………………............….....………….latest articles







  没什么好留恋的。/ 生活旅行 · Jan 12th 2007, 22:57


我打开更衣室里的衣物柜,把里面的东西清了清。一罐早已过期了的Campell浓缩鸡汤,几个忘了不知从前用来包装什么的塑胶袋子,再来就只剩下里头盛着我那不再纯白,混着污垢和血迹的手术室专用鞋的鞋盒了。我把衣物柜的钥匙从钥匙圈里抽出,递给Sister,然后摊开手说:所有的一切都退还给你了。


我们的生命走过一个阶段后,能把从前的都退还回去吗?


                                         阅读全文      留言







  有人会常常想念你 / 生活旅行 · Dec 4th 2006, 00:34


你应该知道有人会常常想念你。


我遇到了你的丈夫。在一个下雨的周末。


他静静地躺在担架上,没有呻吟,没说什么。他是如此地安静以至于我没有发觉他的到来。毕竟,那是一个周末,况且还是一个下雨的周末。


你知道吗?


我们在一个下雨的周末,要为你丈夫做脊髓骨矫正手术。他的脊髓骨碎裂了,压住了他的神经,使他再也不能像年轻当兵的时候,承受起沉重的担子。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沉重担子是什么?


                                         阅读全文     留言







 

  我的徒步原点 / 旅行生活 · Dec 25th 2005, 20:20













   晚上我们又偷偷地住进了藏民开的半地下民宿。德卡大叔的家是传统藏民家。房里每一寸的壁墙都油上强烈的色彩,每一个角落都诉说着一个故事。我们在他美丽的客饭厅吃着他小女儿卓玛用炊木烧的饭,说不住的幸福。      


       阅读全文     留言







  这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 生活旅行 · Nov 19th 2006, 01:00


AH SA 教我:生命就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我从香格里拉乘巴士到稻城。前几个晚上,山上都在下雨,路上有许多塌方。巴士在满是泥泞,几千尺高的山崖边上漂来漂去。我半眯着眼睛,心里却不怎么为行车安全担心。事实上,坐在摇晃的巴士里,我也不知如何是好。


关于香格里拉我说过是英国小说家James Hilton的一本小说【消失的地平线】里的一个乌托邦。香格里拉意译蓝月亮山谷。是西方人的世外桃源。这儿没有痛苦、没有忧愁、没有爱恨不舍。时间仿佛是停顿了、静止不往前走了。


有的人相信香格里拉就在滇藏川三角地带某处。有的人不相信世上有香格里拉,有的人拼命地寻找香格里拉。有的人故作哲思的说:


“香格里拉就在我们心中”


                                         阅读全文      留言







  Im still counting my losses / 生活旅行 · Mac 25th 2006, 20:25


「所谓幸福的成分,要多少眼泪和失去才会平衡?」                                     
 
阅读全文      留言





 





 



 


 你知道的

生命中

很多时候

不是你选择了什么

而是什么选择了你

………………….………………..



我们都带着希望
面对已知的绝望
直到我们能够微笑着失望。










showPholiot({url: '/files/a/File/pholiot.swf', data_url: '/files/a/File/pholiot.xml', bgcolor: '#ffffff', width: '168', height: '224', menu: 'false'});


|l最新图象. ﻬﻬ

…..…......latest photos







 

 泸沽湖
















 
 稻城
 
 暹粒
 
 西塘







 
       婺源







 
      宏村







 
      九寨








|l生活在别处. ﻬﻬ

…..…........La vie ext ailleurs




























    豆瓣书房
    足球网
    足球365
    携程旅行网
   




往后的日子,你会想起他吗?

小颖说:


许多人都有错过的人错过的事。其实非常 ironic 的如果当初没有错过,之后也不太会想起。


是的,你错过了他。


只是,我不晓得往后的你会不会想起他。


我在一个小镇医院工作,医院很大病人很少。小镇医院非常幽闲,非常宁静。这儿没有顶着几个头衔的大医生,也没有状似大怪物会吞食病人的诊断医疗器材。事实上,这儿的工作幽闲自在,大家的工作速度都似乎比大城市里的人慢了半拍。我在这儿工作了三个星期。压力少了,白发根少了,只有体重增加了。


我告诉娟,这样子的工作环境我也不晓得是好还是不好。


然后他闯进来了。


如同闯进了一座被废置的千年古宅,里头的宁静都被搅和打乱了。


我一见着了他的时候,就立刻为他注射了一只强心针,然后为他插了喉管。我嚷嚷着要血压指数、要心跳指数、要氧气值、要血浆、要血小板、要即刻动手术、要见家属。


而我却只盼到了他的她。


她双手掩面,不住地摇头,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我见着了她,竟然有些不知所措。我把她扶到一张椅子坐下。然后下定决心狠狠地说:


他需要即刻动手术。不动手术他会死。动手术他很大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请你作选择,然后请你签字。


她愣在那儿,不可思议。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她不知如何抉择。


你们知道的,我们可笑的生命总是在突如其来的时候,让我们做无从选择的抉择。


当我终于把他推入手术室时,我必须承认我只祈求他不要死在手术台上。当医生把他高高隆起的腹部剖开时然后郑重宣布他的肝脏严重碎裂时,我也知道他的她也将会肝肠寸断。


她后来在加护病房抱着他亲吻着他细声对他说:


“起来,快起来!你难道要错过我们的孩子吗?孩子还有十数天就出世了。”


是的,你错过了他,你错过了你的父亲。


往后的日子,你会想起你那从不曾谋面的父亲吗?


 


 


Column article for Ezyhealth (S)

我在医院里的行为问题。

我也列下我在医院里的行为问题。


A    办公时间总是想方设法睡觉。


B    非办公时间在医院里总是精神奕奕,缠着穿粉红裤的,不让她们睡觉。


C    办公时间总喜欢无意识的发呆。


D    非办公时间在医院里精神紧绷,一触即发。


E    别人不要我发言时可以很长一段时间继续说话。


F    不想说话的时候好多人会跑来要求我说话。


G    不喜欢VIP,TYT,拒绝和他们接触。


H    会说粗口


I     不打领带,从来不穿白袍,有机会就穿牛仔裤拖鞋上班。


J     讨厌人多的地方。


K    人多的地方总是能找到我。


L     喜欢注视、打量别人。


M    讨厌与不喜欢的人同桌。


N    不喜欢的人邀我同桌时很有种的会拒绝。


O    情绪很容易激动。


P    激动的时候会骂人、自嘲。


Q    不想笑的时候就不会笑。


R    看得出别人在生气还是依然故我。


S    常常吃冷冰冰的食物,最常吃的是快熟面。然后会对大家说这是最有营养的食物。


T    常常把别人的工作环境弄乱。把别人惹毛,弄哭。


U    不喜欢戴手术面罩、塑胶手套。


V    喜欢说不知道、谁知道、只有天知道。


W   不喜欢做CPR,却自认自己最懂得做CPR。


X    不喜欢长得胖胖的病人。


Y    很长一段时间不断地和病人家属说话。      


Z    很长一段时间无所事事就到医院里消磨时间、吃饭、睡觉。

亲爱的眉,你没有哭。

亲爱的眉,你没有哭。


我还是一个人背包出走,你也已经学会了连流泪也没有。


天空没有下雨。烟霾虽然笼罩着四周,空气却没有充斥着烦燥不安的气息。你说着你的故事。我静静地听,没有搭话,没有看你的眼睛,只是拼命地吃着满桌的食物。


“我的年纪,出席的葬礼次数,远远超出了应该参加的婚礼。”


眉,你说完这句话后,还不断地对我说抱歉来迟了因为你出席了J的葬礼。


你说遇见了J是你们共有的奇妙缘分。J患了无可挽回的疾病,把医院当成了第二个家。你们老早就决定J的治病方针是临终关怀。J在医院里的时候你们想尽办法把他调好治好送他出去。让他还能看看蓝天,看看小河,住在自己熟悉不过J应该称为自己家的地方。


然后,眉你从泰北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驱车到J的家里把J带回来。你说你突然想起了J,想要看看J。你说你一踏进门口就看到J好比一只摊在阳光下,翻白双眼,气若游丝、痛苦挣扎着的鱼儿。眉,你还在解释。


而我们其实明了,生命中有很多什么的,都是无从解释无须解释的。


眉,你说J那个早上精神奕奕,还和你说了许多话。J很高兴又遇见了你,你也很高兴又见着了J。那个晚上,眉,你说你在床上翻来复去,胸口烦闷,心悸无来由的感到自己的心脏强力跳动。第二天,眉,你还没有巡视自己病房的病人,就径自跑去找J了。


眉,你也恰好赶上为J签发死亡证书。


就如时间,就如许多人,生命是无可挽回的。


“You are like an angel to J”


J的妻子对你说。她说你是J的天使,J和你的重遇是因为J需要天使为J指路带J回去真正属于J的家。


眉,你说到这里,眼里似乎闪烁着珍珠的光芒,却始终没有流下泪来。而我也只是淡淡地说J是来向你道别的。


然后我想起你早些日子说的关于卡罗来纳是你看过躺在四方盒里最美丽的女孩。


是的,我依然喜欢这句话。


「我们都带着希望面对已知的绝望,直到我们能够微笑着失望。」

有人会常常想念你

你应该知道有人会常常想念你。


我遇到了你的丈夫。在一个下雨的周末。


他静静地躺在担架上,没有呻吟,没说什么。他是如此地安静以至于我没有发觉他的到来。毕竟,那是一个周末,况且还是一个下雨的周末。


你知道吗?


我们在一个下雨的周末,要为你丈夫做脊髓骨矫正手术。他的脊髓骨碎裂了,压住了他的神经,使他再也不能像年轻当兵的时候,承受起沉重的担子。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沉重担子是什么?


你的丈夫在骨科病房已经躺了一个星期,等着我们为他做手术。每天的禁食等待,然后每天被告知手术时间不足,手术被逼一再取消、延迟、推后。你的丈夫没有埋怨,没有咆哮,只是静静地等待。等了何止两三天。


我问他:“怎么受伤?工地意外?车祸?”


他说:“我想接住我妻子的身子”


我微微一震,不可置信。然后他缓缓地说出了一个这么样的故事。


他说你的颈项生了一个肿瘤。他和你都很担心。那一天,你们去了耳喉鼻专科诊疗所作检查。专科医生说肿瘤有可能是良性也有可能是恶性肿瘤,必须作切片检验。专科医生为你抽取了一些细胞样本,然后嘱咐你们再等两三天回去取化验报告。一路上,天空下着小雨。在车子里,你静默不语。到了公寓,他把车子停好,你就夺门而出。他说当他把车子锁好时,就听见了尖叫声。


他说:“我的妻子从我们数层高的公寓,一跃而下。”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倒地上。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


米兰·昆德拉在他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如是说。


「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


你的丈夫承受了一个女性身体的重量。被深深压倒在地上。他的生命紧贴着大地。却还是不能挽回你不再强盛的生命力。


原来生命中不能承受的沉重担子是生命失去了生命力。


你知道吗?


我并不是要告诉你,你后来的切片报告说明你得的只不过是良性肿瘤。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


“有人会常常想念你。”


不是你如今如你一样静默不语的丈夫。


是你那三个如今失去了母亲和拥有一个终身不能行走的父亲的孩子们。


 


 


Column article for Ezyhealth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