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AH SA 教我:生命就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我从香格里拉乘巴士到稻城。前几个晚上,山上都在下雨,路上有许多塌方。巴士在满是泥泞,几千尺高的山崖边上漂来漂去。我半眯着眼睛,心里却不怎么为行车安全担心。事实上,坐在摇晃的巴士里,我也不知如何是好。


关于香格里拉我说过是英国小说家James Hilton的一本小说【消失的地平线】里的一个乌托邦。香格里拉意译蓝月亮山谷。是西方人的世外桃源。这儿没有痛苦、没有忧愁、没有爱恨不舍。时间仿佛是停顿了、静止不往前走了。


有的人相信香格里拉就在滇藏川三角地带某处。有的人不相信世上有香格里拉,有的人拼命地寻找香格里拉。有的人故作哲思的说:


“香格里拉就在我们心中”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读过Hilton的书。不知道她相信不相信香格里拉。不过我猜想她一定是多么希望把时间留住吧。


「仿若伸长了双肩想阻挡时间前进」


半老大在他的书里写着。尹即将离开前我也对尹说过类似的话。


而你们知道的,就如生命,就如许多人,时间是留不住的。


她进进出出医院好多次了。大家都认识她,她也认识大家。这一次她又因为肺部受到感染住进了加护病房。


我后来到了所谓的香格里拉(其实是中甸),然后又到了稻城。在亚丁冲古寺的山里,一个人住在帐篷。一片漆黑。我躲在被窝下发了一封短讯给尹,告诉她:我好怕。


“我好怕!”


这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我为她插了喉管,美其名是帮助她。可是她的血压、她的心跳、她的氧气指数没有如我意愿般稳定,更多时候却是如我艰苦的旅程般,漂来漂去。而我却不知如何是好


我们的生命总是不由自主地漂来漂去。


冲古寺的那个夜晚我好冷我好怕。第二天我却看到了日照金山。一个人去了牛奶海五色海。


那一个夜晚她也好冷她也好怕。可是她却没有第二天,黎明到来之前她就一个人踏上了黄泉路。


同样的,尹离开后的第一个夜晚,我不知如何是好。


 


 


Column article for Ezyhealth (S)